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准提护佑

心中心

 
 
 

日志

 
 

赵乐强先生:脉脉乡情怀南师  

2012-10-15 15:06:16|  分类: 大德圣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赵乐强先生:脉脉乡情怀南师(南怀瑾先生饱含寓意的一眼令我终生难忘记)

TE>赵乐强先生:脉脉乡情怀南师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转载▼TE>  迦陵仙音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c26d780102dx1n.html

作者:赵乐强(乐清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今年5月29日,我曾到太湖大学堂拜访过南怀瑾先生,他当时精神很好,健步行走,谈吐清晰,神采飞扬。

七月底,我再到太湖大学堂拜访南怀瑾先生。我见南老师精神气色不如以前,便请他保重。南老师说:龙年于他流年不利,又说“今年如能过去还可以再活一纪,但很难说,也不知道哪一天走。活一天算两天半,明天说不定就不在了。”他说这番话时很淡然,平静如水,这可是洞穿一切之后的人生态度啊!

当时临告别时我跟南老说,中秋过后我再来看他,他饱含寓意地看了我一眼,这一眼我终生难忘记,想不到中秋前一天,他就走了。

9月29日下午5时,我接到太湖大学堂讣讯,南怀瑾先生于一小时前走了。第二天我就赶到太湖。30日参加了在太湖大学堂的告别仪式。由于历史的种种原因,南先生生前没有回到故乡,这次我特别向南怀瑾先生护持工作小组提出,一定要让南先生魂归故里。

老人对家乡的思念很深,寄情很重。我经常跟朋友讲,或许是人到期颐之年,对故土会有一种特别的乡情和乡愁。七月底的那天晚上,他吟诵了好几首诗,有两句我印象特别深:“莫将粒粒菩提子,化作相思红豆红” 。这是他自己的诗,我接他的话说:“您生这百年,也是家国民族灾难最深重、变化最深刻的百年,您将无限相思化作粒粒菩提。”南老师说,“称我高僧的有,也有叫我大师、菩萨的,我什么都不是。‘隋炀不幸为天子,安石可怜作相公。若使二人穷到老,一为名士一文雄。’这是我们一个乐清前辈写的。你还记得我的狂言十二辞吗?”隔着个圆桌,南先生香烟在手,穿一件白色对襟,一头鹤发,昏淡的灯光下清癯的脸上带点不屑的神色。

我给他背诵了其中几句:“以亦仙亦佛之才,处半鬼半人之世,治不古不今之学,入无赖学者之林。挟五霸纵横之术,居乞士隐沦之位。誉之则尊如菩萨,毁之则贬为蟊贼。”我快背好时,他脸上明显闪过一丝顽童般的调皮,眼睛里透着狡黠的天真。我还没反应过来,老人话题一转,说:“井虹寺过去有副对子挺有趣的:得一日斋粮既食一日,有几天缘分便住几天。还在吗?”我回答说可能没了,寺庙是重新建过的,没听谁说过这对子。南老说自己少年时在这里苦读过,19岁那年回乡,带着个四川和尚,也住在井虹寺,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他说井虹寺的伽蓝神不在庙里住,伽蓝爷殿修在庙外面,这在其他地方不多见。那晚他关于父亲,关于少年家乡讲得较多也很细,70多年前的点点滴滴他都没忘记。

至于他背的这首诗,回来后我请教了张炳勋先生,这出自晚清民国时期号称“乐清西乡三才子”之一的刘子屏的《盗天庐集》。南先生记忆力特好,思维很敏捷,这几十年来,他对本土乡贤先哲的学问、诗词有很深的研究,尤其推崇永嘉大师,说他影响了中国的文化。

在这之前,五月份和六月份我都去看过南先生。五月份去的那次人较多,他很兴奋,给大家一一签名赠书。当时正好有二套《陈诚回忆录》和陈诚的《六十自述》从台湾寄过来,陈诚是南先生的老朋友,南老让我带一套送给乐清图书馆。当我向他汇报乐清的“三禾读书社”的活动,尤其是近两年来一百多人坚持读经典,读南先生著作时,老人唏嘘不已,一度竟至哽咽不能讲话,他老人家为家乡这件事动容了。他说了好几次,“我很感动,替乐清人骄傲!”他说:“乐清应该重文化,光是向钱看有什么用啊!”

他为“三禾读书”题了字,虽然少了他早年那种遒劲和流畅,但凝重端庄。我真想不到这四个字竟是他的绝笔之作!也在这个晚上,我再次邀请他为我们乐清上堂课,他愉快地答应了,但也只能是来世之约了。中秋节的晚上,当月亮最皎洁时,我们在太湖大学堂为先生送别。老人家真是高人啊,选择了这个时候远行!

赵乐强先生:脉脉乡情怀南师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有一次我向南老请教,能否将南老投资建设的由南老故居改造成的乐清老幼文康活动中心改名为“金粟园”,这是移南老在台湾及美国的书斋名“金粟轩”和“金粟阁”之名,后来南老看看我,想了想说,那就改名“金粟苑”。接下来我们将做三件事,第一,将乐清老幼文康活动中心改名为“金粟苑”;第二,在乐清新建的图书馆划出500平方米专门放置南老的著作,设立读书吧,让更多的乐清人读南老的书,并在读书中找到人生乐趣与真谛;第三,出一本乐清人与南老通信的书信集。

记得有一天他接待客人,邀我也过去。送走客人后,他回到办公室,坐下后他跟我说:“你有事只管走,不用陪我。我把这假牙也摘掉,这样轻松些。”他说过学佛不是为了保佑自己,而是为了舍弃自己。可今天他摘掉的不是假牙,连自己的身子都不要了。九十五年对家国的热爱,对世人的牵挂,对故乡的恩怨思念,终究成了粒粒菩提。他的精神不死,灵魂不死。

*****

《月至圆、怀至深——哭祭南先生》 赵乐强

  

  公元2012年9月29日,农历八月十四,中秋节前一日下午5时,接太湖大学堂讣讯,南怀瑾先生于一小时前走了。种种哀痛涌上心头,一轮满月,清辉世界,彻夜未眠,歌以哭之。

  

  东海月生兮,照我窗前。

  苍凉霜白兮,顿生温润。

  时逢团圆兮,天缺一角。

  先生名重兮,乡梓荣光。

  承蒙垂青兮,我生有幸。

  雁山萧穆兮,箫台声咽。

  飨以中秋兮,神话传世。

  

  9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