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准提护佑

心中心

 
 
 

日志

 
 

陈兵:论附佛外道(一)  

2014-02-21 23:04:03|  分类: 智慧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兵:论附佛外道(一)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论附佛外道

 

转自 陈兵教授 官方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896620472 [订阅][手机订阅]


    释迦牟尼成等正觉,创建佛教,如日悬空,光照万世,恩覆全球,予亿万众生以无穷利益,为人类文明作慧眼目。俗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释迦创建的佛教,作为一个享有崇高威望的文化实体,生存于浊恶众生之中,也难免被一些邪魔恶党作获取名闻利养的招牌广告,孳生出种种寄附于佛教之外道,鱼目混珠,恶朱夺紫,贻众生以无穷祸害,就像参天大树难免有葛藤缠附,名优产品往往被冒牌假造。

    “外道”,为梵文底体加(Tirthaka)意译,原指佛教以外的宗教、学派,本无贬义。后来才有了“心游道外”的诠释,便带有了非正道乃至邪道的意味。佛典中分外道“为佛法外外道”、“附佛法外道”,“学佛法成外道”三类1,其中“附佛法外道”,指佛教内部见地与释尊正法不符的人和派别,如犊子部、方广道人等。此类多是佛教弟子不善修学而致见地不正,虽人属佛教,身披袈裟,实际上心离佛法,与佛教外的诸外道堕于同类,因而被斥为外道。本文所言将寄附于佛教之外道,略称“附佛外道”,主要指佛教内外依附、攀附佛教,利用佛教招牌贩卖非佛法、邪法货色的种种宗教、准宗教、邪教。“心游道外”意义上的“外道”,用以统称此类,点明了其背离佛法正道的性质,颇为确当。

 

附佛外道源流

 

    附佛外道在中国的炽盛,虽然是近世之事,但溯其渊源,亦甚为深远。以神通获取名利、分裂僧团、欲图佛陀教主之位、多次谋害佛的提婆达多(调达),堪称一切附佛外道的宗祖。

    佛教传入中土蔚成大势后,渐有附佛外道出现。起初多是不法僧徒、妖妄刁民,借佛教威望、假佛僧旗号,造反作乱。如东晋建武元年(317)北平(今河北满城一带)人吴祚立沙门为天子,聚千人造反。后赵建武三年(337)安定(今甘肃泾川)人侯子光自称佛太子,“当王小秦国”聚众称帝。北朝乱世,不法沙门造反者,如张翘、司马百年、昙标、法秀、司马惠、刘惠汪、刘光秀、刘僧绍等,不胜枚举。其最著者为北魏宣武帝时冀北沙门法庆,他自命“新佛”,创“大乘教”,力倡杀人,谓杀一人者为一住菩萨,杀十人者为十住菩萨,“又合狂药令人服之,父子兄弟不相识,唯以杀害为事”2,率徒众数万,攻城夺郡,被元遥所灭。

    法庆自称“新佛”,当是利用佛经中“弥勒下生成佛”说在社会上的广大影响,迎合民众不满现实,渴望像弥勒那样的救世主降临的社会心理,自称弥勒,以煽惑民众,起事造反。此后,假弥勒降世为旗号起事者此灭彼兴,如北魏五城郡胡人冯宜却、贺悦回城,隋代唐县人宋子贤、扶风沙门向海明,唐贝州王怀古、怀州沙门高昙晟、四川万年县女子刘凝静、延州白铁余等,皆假称弥勒造反。这成为中国一大社会问题,历代王朝,皆严加镇压,斑斑血迹,溅红史册,腾腾杀气,染污人间,然屡禁不绝,犹如毒树,旋砍旋生。

    宋代以降,附佛外道更为活跃。如宋金元之白莲教、毗卢教、糠禅、香会,明清之罗祖教、闻香教、斋教、黄天教、大乘教、圆顿教、青帮,近代人之同善社、先天教、灯花教、归根道、一贯道等,其名目流派愈演愈繁,势力愈来愈大,在有些地区其教势远远超过正统佛教,如明万历十四年(1586),憨山大师到山东崂山一带时,发现当地人已不知有佛教,多信奉罗祖教。由于历代朝廷严禁,附佛外道与其它类似道门只能在民间秘密传播,至民国肇兴,政府失驭,乃得公开活动,泛滥成灾。

    宋代以来的附佛教外道派别虽多,然溯其渊源,主要有依附佛门弥勒宗、净土宗、禅宗的“弥勒教”、“白莲教”、“罗祖教”三大系。

    自北朝以来借弥勒下生说起事作乱的“弥勒教”,唐宋以后不绝如缕。北宋庆历七年(1047),贝州(今河北清河一带)人王则以“释迦佛衰谢,弥勒佛当持世”为口号造反。元代,以烧香礼弥勒聚众结会的“香会”在北方活动频繁,河南棒胡托弥勒下生“妄造妖言作乱”,袁州(今湖北宜春)僧彭莹玉以劝人念弥勒佛号,入夜燃火炬名香礼弥勒结社造反,其后韩山童、徐寿辉等假香会起红巾军(号称“香军”)反元。明初虽遭禁绝,然其弥勒降世说与道教思想混合,演变为诸多民间秘密会社共同信奉的“三佛应劫”、“三阳劫变”说,依弥勒下生说编造的《弥勒三会说》、《五龙经》、《大圣弥勒化度宝卷》、《弥勒古佛救劫编》等伪经,流传于各道门中。明清两代,假三佛应劫、弥勒降世说起来造反者仍持续不断。

    白莲教,系从南宋初吴郡僧茅子元创立的净土宗系的“白莲宗”演变而成。茅子元自称“白莲导师”,依天台教义制“晨朝礼忏文”、“圆融四土图”等,劝人茹素念佛,将净土教义世俗化,开男女同室共修净业,在家人住持寺庙之先例,甚至以男女通淫吸引人,渐演变为外道。元代流传的白莲教,已杂糅了弥勒教、摩尼教、道教内容,衍生出许多流派。明清以来诸会道门,都可看作是白莲教的衍变。

    罗祖教(罗教)初称“无为教”,由明成化朝密云卫戍兵、山东即墨人罗梦鸿(罗清)----人称“罗祖”者创立,依附宗门临济宗。罗祖因传道下狱,徒众记其言为《苦功悟道卷》等五部宝卷,称“五部六册”。万历年间,教势日炽,佛教徒也颇有诵习“五部六册”者。历代禁而弗绝,衍生变换出老官斋教(斋教)、一字教、大乘教、三乘教、龙华教、糍粑教、金幢教、观音教、真空教、青帮、一贯道等流派。

    明末以来,弥勒、白莲、罗祖三系附佛外道互相融合,并与依附道教等的其它外道相混杂,衍生出黄天、弘阳、闻香、静空、远源、四大乘、鸡足山大乘等道门。

    黄天教,由明末北直隶万全卫(今北京市万全县)李宾(号“普明虎眼禅师”)创立,外托禅宗,暗承罗祖,编造《普明如来无为了义》等宝卷。收元教、长生教、圆顿教等,皆其衍生物。

    弘阳教,具称“混元弘阳教”,由明万历年间河北曲周县人飘高(韩太湖)创立,尊罗祖,造有《混元弘阳叹世真经》等数十部宝卷。

    闻香教,有大乘教、东大乘教,大乘弘通教、弘封教、善友会、清茶门、清净门等别称,由万历年间蓟州皮匠王森(石自然)创立,有《老九莲》、《续九莲》等经卷,教势甚炽,衍生出圆顿教、金幢教等。

    西大乘教是一个以北京西郊香山南麓的尼寺—保明皇姑寺庙为基地的教门,由明正统年间陕西尼吕氏(人称“吕菩萨”)创立,与王森所创东大乘教(闻香教)有血缘关系,奉《古佛天真考证龙华宝经》等伪经。

    鸡足山大乘教又称“张保太大乘教”,由清初云南大理贡生张保太在佛教圣地鸡足山开堂立“大乘教”而得名。张保太袭永昌杨鹏翼之说,长斋念经,自称“西来教义”,以吃斋念佛做会烧香拜佛劝人入教。杨、张撰有《佛赦》、《三教指南》、《归元直指》等书。其教流布西南、江南十省,乾隆帝斥为“邪教之尤”,镇压甚力。民初流行的归根道,即颇袭取其说。

    此外,明清以来流传的附佛外道,还有多种。

    附佛外道及其它“民间宗教”作为中国一大社会问题,甚为国内外政界、学界所关注,当代学者马西沙、韩秉方合写的《中国民间宗教史》巨著,对各种“民间宗教”(以附佛外道为主)的历史论述颇为周详。

 

附佛外道的特征与祸害

 

    中国历史上形形色色的附佛外道,大略表现出以下共同特征:

    一、其教首率多自称或被徒众称为佛、菩萨降世,或自称苦修悟道,或现神异惑人。如北朝法庆、隋宋子贤、向海明等,皆自称弥勒佛降世,多白衣长发,“称解禅观,妄说灾祥”。宋子贤还“善为幻术”,“能变作佛形”,现光明、火坑等境,因致“远近惑信”。向海明能令归心者“辄获吉梦”,由是“人皆惑之”,“翕然称为大圣”。3罗教教祖自称自幼奉佛,多方参访,苦修十三年而悟道。西大乘教祖吕氏尼有“阻驾出征”的神异,被视为观音菩萨或无生老母的化身。闻香教创立者王森据说因救狐仙而得异香之术,人闻其香,“心即迷惑,妄有所见”。黄天教祖李宾号称“普明如来”、“皇极古佛”,其妻称“普光佛”,其二女称“普净佛”、“普照佛”。真空教祖廖帝聘称“无极圣祖投化”。一贯道创始人王觉一号称“王古佛”,传其掌心有古佛字纹。该教所奉第十三祖杨远虑、徐远虚,号称观音、弘勒二古佛托化,其前身青莲教的五位祖师“五老”被称为“先天五老古佛”化身。圆顿教祖弓长所造《古佛天真龙华考证宝经》中,自称阿弥陀佛、真武教祖、天真古佛临凡。其它附佛外道教首,也多自称古佛降世或菩萨化身。这显然是一种利用民众崇佛心理欺世惑众、诱人入毂的手段。

    二、附佛外道的教首祖师,绝大多数为文化程度、社会地位很低的在家俗人,至高不过贡生,多有家室之累,往往传位于其子女。即使是僧尼,也多属不守佛戒、不通佛法的伪僧、庸僧,多带头破戒。如北魏法庆以尼惠晖等为妻。,唐武德元年(618)造反称帝的怀州沙门高昙晟,立尼静宣为“耶输皇后”,西大乘教皇姑寺的尼众皆蓄发、作男子揖,不具尼僧威仪。这些与正统佛教的祖师大德绝大多数是佛学湛深、戒珠清净、解行超群、有高度文化素养的出家比丘,形成鲜明对照。

    三、附佛外道皆表面崇佛,打着佛教或佛教新派的旗号,其教名目如“白莲”、“大乘”、“真空”、“圆顿”等,多取自佛书。白莲教由佛教白莲宗演变而成,罗教、大乘教、鸡足山大乘教、黄天道、圆顿教、一贯道等声称出达摩、慧能门下,编造有以禅宗六代祖师为前辈祖师的传宗谱系。他们虽然也尊奉、礼拜菩萨,但其皈依对象与正统佛教并不相同,多神、佛共奉,如鸡足山大乘教崇奉无极圣祖、玉皇大帝、弥勒佛;红阳教奉“混元老祖”为唯一至上神;罗教、真空教、圆顿教、一贯道等皆以“无生老母”为诸佛之上的最高神,其实际皈依的对象“无生老母”乃一杜撰的神,与佛教无关。至于自称出达摩、慧能门下,则纯属假冒,无何凭据。

    四、附佛外道虽假佛教为幌子,其实并不真正皈依佛法僧三宝,尤其是不皈依以僧伽为核心的佛教教团,不皈依代表佛陀正法的佛教诸宗祖师大德的正见,而且多反对、否认、排斥正统佛教、住持僧伽。如北魏僧法庆以“新佛出世,除去旧魔”为口号,对指为“旧魔”的正统佛教进行疯狂破坏,“所在屠灭寺舍,斩戮僧尼,焚烧经像”,4实为灭佛魔王。罗教、真空教、一贯道等虽自称宗门儿孙,而扬言六祖佛法不传出家人,只传在家人(指他们所奉教主),否认宗门法脉,实际只皈依罗祖等教首。其活动多不在合法寺庙,不受政府有关部门管理,与正统佛教历来以合法寺院为传播中心、受政府有关部门管理的情况颇有不同。

    五、附佛外道虽然也有奉、诵《金刚经》等佛经、念阿弥陀佛者,但实际上主要尊奉其教祖编造的《五部六册》等伪经,其说多杂糅三教言句,鄙俚粗浅,难登大雅之堂,不堪与浩瀚精深的佛教三藏相提并论。其所宣扬,虽亦颇有行善修道乃至真空无生、明心见性等相似于佛法的词旨,但总的看来,不成系统,佛学水平甚低,不具佛法四谛十二因缘、三法印等核心义理,不具正见,且往往篡改、曲解佛经。如佛教《弥勒上生经》等明明说弥勒下生成佛在“将来久远”、“阎浮提岁数五十六亿万岁”以后,附佛外道则篡改为现在下生,以便作他们假冒弥勒佛的依据。

    元明以来诸附佛外道共同宣扬、作为其教义支柱的“三佛应劫”说,称过去燃灯佛出青阳劫,管度道人道姑,现在释迦佛出红阳劫,管度和尚尼姑,未来弥勒佛出白阳劫,管度在家贫男贫女,此说不见于经传,纯属无稽之谈。附佛外道经书中水平最高、最近禅语,曾被兰风和尚评颂的“五部六册”,大略以未有天地之前的“不动虚空”为当人自性、诸佛法身。《苦功悟道卷》载,罗祖参禅时,蒙“老真空发大慈悲,从西南放道白光,摄照我身,梦中摄省”方得“心地开通”。“老真空”乃人格化的神明,又称“无极圣祖”,后来更被进一步神格化。罗祖还反对西方净土信仰,混同儒释道,鼓吹“三教原来只一般”。从宗门正见看,此乃错认光影,堕于忆想空,其所见“真空”,并非佛法所言缘起性空、本来空性之空,乃外道见解。当时高僧莲池大师及紫柏弟子密藏道开,曾予批驳,斥其“假正助邪,诳吓聋瞽”。

    附佛外道教人的修炼功夫,往往须赌咒盟誓方得其传,其实不过杂糅释道修持法之皮毛,不得释道之真髓。如黄天教以丹道诱人,而其所传并非真正丹道。有些道门虽教人念阿弥陀佛,而不依净宗正旨,或于阿弥陀佛名前加“天元太保”四字。附佛外道还往往编造一些政治世变方面的预言谶记以煽惑人心。

    总之,附佛外道的教义终归以背离佛法正道、“心游道外”为实质。

    六、附佛外道往往有反当局的政治目的,常造反作乱。诸附佛外道,差不多都有过造反的历史,“教案”千宗,斑斑可考。附佛外道之所以多次更换名目,便是为躲避朝廷镇压。附佛外道因秘密活动,易与黑社会牵连,至如青帮、一贯道等,其教首与地方封建豪强勾结,进行贩私行劫、霸赌包娼、贩卖人口等罪恶活动,近代以来又有投靠帝国主义、卖国蠹民的丑史。附佛外道教首,多由索取信施、剥削徒众而发财致富。如罗祖自建经堂传道后,移家眷于石匣,“远来馈送颇多,因而致富”。5其后代袭掌教权,多藉教发财。莲池大师当时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罗祖“口谈清虚,而心图利养,名无为而实有为耳”。6闻香教祖王森当教主后,由一穷皮匠迅速变成一方巨富,田产遍天下,庄园“屹立如城”。向信徒索取香钱,逐级往上递交,是他们致富的财路。设置封建等级制的严格管理体制以紧紧控制信徒,于是便成为各附佛外道的拿手好戏。附佛外道屡禁不绝,其教首甘冒杀身之险违法传道的一大原因。大概与贩毒份子一样,是被巨大的经济利益所驱动。

    总而言之,附佛外道不过是假佛教为招牌,实际并非佛教,而是打着佛教的旗号破坏佛教,以图谋权位名利。他们不仅是“心游道外”意义上的外道,而且与合法宗教有着质的不同,不宜笼统划归宗教。若以“会道门”一语来统称,则较为确切。学术界仅就表面现象,将其皆归于宗教类统称“民间宗教”,是不合理而且又有悖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政策的。既然归于宗教,则依据宪法,已被取缔的诸会道门岂不是也有了信仰传教的自由?这岂非助长邪道毒害世人!

    从社会科学研究的角度看,附佛外道自有其产生的复杂社会原因。附佛外道要主流传于下层民群中,是适应这一阶层的宗教、心理需要的产物,正如《中国民间宗教史》一书序言所说:

 

    民间宗教……是对大一统的封建思想专制的一种离异和无声的反抗。民间宗教是苦难与专制制度的产物,专制使人离异,苦难则是培养信仰主义的温床。7

 

    从佛法看,社会苦难、封建专制,仅仅是附佛外道产生的外缘,外缘须有内因才能起作用。附佛外道的信奉者,绝大多数是贫穷无文化、不善理论思考、不懂佛法的下层民众,他们确有渴望佛菩萨救度解脱苦难、改变人间黑暗的需求,其信仰往往虔诚热切,但缺乏辨识真正皈依处的慧眼,困而受邪师外道诳惑,将邪魔误认作佛祖菩萨而皈依之,落入邪道暗阱,是最可悲愍的众生。

    至于附佛外道的教首,情况则有所不同。他们多数是自我膨胀、烦恼增盛之辈,怀有强烈的“教主欲”,对佛陀祖师所享有万世归仰的尊荣和世间的名利垂涎三尺,与提婆达多属同类。他们多是社会文化市场上天才的投机商、天才的社会心理学家,善于掌握利用民众的信仰心理,具有妖言惑众的方士伎俩作高超的组织能力。他们明知自己贩卖的并非佛法,却偏偏要假冒佛菩萨,以佛教为幌子欺骗世人,说明他们的人格极其卑劣,对佛法并非尊重归仰,而是破坏佛教、坑害民众的恶人。或许便是魔类转生,特来毁坏佛教,佛经中对此早有预言。如《佛藏经》载佛言:

 

    当来之世,恶魔变易,作沙门形,入于僧中,种种邪说,令多众生入于邪见。

 

    法庆、向海明等,分明便是此类。或者是因无慧修定,误以光影幻境而着魔。佛典中对此多有指示。如《楞严经》开示,修禅那者达静寂之境,色、受、想、行四阴已尽而识阴未尽、未见真道之际,各有十种阴魔境界,或心理变态,烦恼膨胀,狂慢自大,自认开悟得道,教主欲、控他欲、名利欲难以按捺;或被各种鬼魔所附,能现身化紫金光聚、手执火光、履水行空、穿墙透壁、存没自在,及令人得神通、使人归服座下等神异;或发种种邪见邪解。当事人不知被魔所附,自认成佛,乃聚徙说法,潜行贪欲。被外魔所附的关键,还有自心贪着名利、神通等的阴魔,所谓“主人若迷,客得其便”,自心有魔,外魔才有空子可钻。

    附佛外道在历史上也不是完全没有起过进步作用,如元末义军利用白莲教起义,弘阳教之劝善,真空教之教人以向空静坐治鸦片烟瘾等,还是可以肯定的。但总的看来,附佛外道基本上是一班并无正智、别有用心的恶邪之人借佛教旗号欺众惑世、遂其私欲的工具,常非法结社,秘密活动,造反作乱,破坏社会安定和生产文化之发展,宣扬迷信邪见,聚敛民财以肥私囊,是一种有害于社会、有害于佛教的社会毒瘤。历代政府严加禁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下令取缔,是无可非议的。如果说封建社会造反作乱是进步的,那么堂堂正正地造反、革命便是,何必假借佛教旗号欺世惑众?

    从佛教的角度看,附佛外道危害更大。它们假佛教招牌宣扬邪法,坏佛威望,与佛争民,对佛教起着巨大的破坏作用,乃毁佛恶魔。其教首欺世误人,毁谤三宝,造极重恶业,生前遭杀身之祸,死后堕无间地狱。《楞严经》警诫:魔师的下场是“弟子与师,俱陷王难”。千百年来,被邪师诳惑入附佛外道惨遭王难、家破人亡者不计其数。如北魏法庆起事,其“大乘教”徒多被杀戮,“积尸数万”。历代教案中,被斩杀者无算。无辜良民罹此惨祸,实堪悲愍。人们怀着求佛解脱的信仰,受诳惑误入邪道,即使不遭王难,也徒劳无功,不得解脱,反增罪业,魔种入心,总成魔眷。《楞严经》卷十说事魔师者:

 

    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则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世间极恶暴徒,至多害人肉体生命,而附佛外道邪师,不但害人肉体生命,更断害人慧命,瞎人慧眼,拖人堕入地狱极苦处长劫沉沦,实乃穷凶极恶,可憎可怖!

 

 

 

 


 

1 见《摩诃止观》卷九等

2 《魏书·元谣传》

3见《隋书》卷二三

4 《魏书·元遥传》

5 《军机处录副奏折》

6《正讹集·无为教》

7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马西沙序言第11页


 原载《浙江佛教》1998年第4期,《佛教文化》1999年第5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