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准提护佑

心中心

 
 
 

日志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2014-02-06 18:48:46|  分类: 传奇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
图文编辑:准提护佑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东坡先生像
 
准提护佑:苏轼苏东坡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位旷世奇人,他不凡的“奇特来历”造就了其一个个叹为稀有的生命奇迹,苏轼东坡先生是集诗、词、文章、书法、绘画、参禅悟道、中央政府高官等等于一身的综合大家,令今人不可望其项背,他以上的每一个举动在近千年以后的今天还是大家喜闻乐见的正能量话题。

苏轼于宋仁宗景祐三年(1037年1月8日)出生于眉州眉山,苏轼其名“轼”原意为车前的扶手,取其默默无闻却扶危救困,不可或缺之意。苏轼生性放达,好交友,好美食,创造许多饮食精品,好品茗,亦雅好游山林。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现在很多人只知道他是北宋大文豪和书画家,曾任翰林学士,官至礼部尚书,却不知道他的前世是一修行僧人,其实他自己已经多次在诗文中提到自己的前世,例如:“我本修行人,三世积精炼。中间一念失,受此百年谴。”(《南华寺》)“前生我已到杭州,到处长如到旧游。”(《和张子野见寄三绝句 过旧游》)

元丰七年四月,苏轼在抵达筠州前,云庵和尚梦到自己与苏辙、圣寿寺的聪和尚一起出城迎接五戒和尚,醒来后感到很奇怪,于是将此梦告诉了苏辙,苏辙还没开口,聪和尚来了,苏辙对他说:“刚才同云庵谈梦,你来也想一起谈梦吗?”聪和尚说:“我昨天晚上梦见我们三人一起去迎接五戒和尚了。”苏辙抚手大笑道: “世上果真有三人做同样梦的事,真是奇怪啊!”

不久,苏东坡的书信到了,说他现在已经到了奉新,很快就可以同大家见面。三人非常高兴,一路小跑赶到城外二十里的建山寺等苏东坡。苏东坡到了后,大家对他谈起了三人做相同梦的事,苏东坡若有所思道:“我八九岁时,也曾经梦到我的前世是位僧人,往来陕右之间。还有我的母亲刚怀孕时,曾梦到一僧人来托宿,僧人风姿挺秀,一只眼睛失明。”云庵惊呼道:“五戒和尚就是陕右人,一只眼睛失明,晚年时游历高安,在大愚过世。”大家一算此事过去五十年了,而苏东坡现在正好四十九岁。从时间、地点和多人相似的梦来看,苏东坡是五戒和尚转世已经无异议了。

苏文忠公轼自言:“母夫人初孕时,梦一僧来投宿,尚记其颀然而眇一目,盖陕右戒禅师也。”

苏东坡后来写信给云庵说:“戒和尚不怕人笑话,厚着脸皮又出来了,真是可笑啊!但既然是佛法机缘,我就痛加磨砺,希望将来可以回到原来的地方,这就不胜荣幸了。”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苏东坡总是喜欢穿僧衣,这可能这是前世因缘所致。宋哲宗曾经问内侍陈衍:“苏东坡朝服下面穿的是什么衣服?”陈衍说:“是僧衣。”哲宗笑之。(其实东坡先生无时不刻不以出家人严格要求自己,绝不是为了穿僧衣好玩的弱童举动)

苏东坡在杭州时,曾与朋友参寥一起到西湖边上的寿星寺游历,苏东坡环视后对参寥说:“我生平从没有到这里来过,但眼前所见好象都曾经亲身经历过这似的,从这里到忏堂,应有九十二级阶梯。”叫人数后,果真如他所说。苏东坡对参寥说道:“我前世是山中的僧人,曾经就在这所寺院中。”此后,苏东坡便经常到这所佛寺中盘桓小息。

苏轼不但相信自己的前生之说,对于别人的前生传说,也十分相信。《王晋卿前生图偈》:“前梦后梦真是一,彼幻此幻非有二。正好长松水流间,更忆前生后生事。”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明.杜堇〈题竹图〉此图绘宋代著名诗人苏轼题竹的故事,画面正中高帽长须、执笔题竹者即为苏轼。
 
大约元祐初年,苏东坡曾与黄庭坚一起去拜见一老者,老者一见面就说苏东坡的前世是五戒和尚,而黄庭坚的前世是一女子。苏东坡点头不语,黄庭坚却根本不相信,老者对他说:“你到涪陵时就会有人告诉你。”黄庭坚认为涪陵是被贬的官员才能去的地方,自己怎么会去呢?后来他果然被贬到了涪陵,几次梦见一女子托梦告诉他前世之事,方才不得不相信先前老者所说的话。

这五戒和尚又是何人呢?据说他一目失明,还有一师兄叫明悟,五戒因为一念之差,同女子红莲有了苟且之事,犯了奸淫之戒,结果事情被已经有功能的明悟和尚看破,五戒羞愧难当,便坐化投胎去了。明悟已经预见五戒下一世可能谤佛谤僧,这样可能就永无出头之日了,于是他也赶紧坐化,紧追五戒投胎而去。到了这一世,五戒投胎成了苏东坡,而明悟就是苏东坡的好朋友佛印和尚。苏东坡刚开始时真的不信佛法,醉心功名,但佛印一直不离不弃地追随左右,苦心劝化点悟于他。自身的亲身遭遇,加上佛印的不断劝化点悟,苏东坡终于醒悟,不但深信因果轮回之说,而且崇信佛法,潜心修炼。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宋.刘松年〈西园雅集〉局部,画中众人围观苏轼写书法。
 
苏轼的一生许多亲朋友人早他病亡。都是由苏轼来做饯亡之事,如设水陆道场,为妻王闰之荐福,作《释伽文佛颂并引》。《文集》卷二十二有《水陆法像赞》十六首,乃为驸马都尉张敦礼作。绍圣二年(1095)八月一日,作《书金光明经后》(《文集》卷66)。《金光明经》是苏过为母亲王闰之所写,以资母冥福。绍圣三年(1096)七月五日,朝云病亡,作《惠州荐朝云疏》(《文集》卷62)。朋友死了,苏轼也要作疏以资往生。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六月中旬,命儿子苏过往吊苏颂(子容)之逝,并作《荐苏子容功德疏》(《文集》卷62)。

  对于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苏轼也希望他们能够往生。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三月,在虔州作水陆道场,荐孤魂滞魄,作《虔州法幢下水陆道场荐孤魂滞魄疏》(《文集》卷62)。六月中旬,又在金山作水陆道场,并邀请米芾参加。米芾有足疾,不能至,作诗寄苏轼。(《宝晋英光集》卷二《东坡居士作水陆于金山,相招。足疮,不能往,作此以寄之》)

  据苏辙《墓志铭》记载,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七月二十八日,苏轼病热转剧。逝世前,他对守在病床旁边的三个儿子说:“吾生无恶,死必不坠。慎无哭泣以怛化。”对自己的来世似乎很有信心。

《纪年录》云:“将属纩,而闻、观先离(东坡先生将要离世,耳根、眼根已开始败坏分散)。
琳叩耳大声曰:‘端明宜勿忘!’(维琳方丈在东坡耳边大声说:你要清楚紧抓往生净土这一念头不放)。
东坡语:‘西方不无,但个里着(力)不得。’(极乐世界不是不存在,但是不是用力不用力的事)
世雄云:‘固先生平时履践,至此更须着力。’(这是先生平生一直致力的践行,到现在更应该着力追求啊)
曰:‘着力即差。’(要是着力去抓去求就错了)
语绝而逝。”《清波杂志》卷三亦有相同记载,但稍略。

准提护佑:为什么东坡先生的最后一句话是“着力即差。”东坡先生是悟道的人,此生转为东坡也绝不是因一念错差而胡乱投胎那么简单的事。最后这句,此处清清楚楚告诉后人,要悟道、要往生一定不要有贪求心,乞求心,一定要一念清净,无念而念,是为正念,方可往生。
本人认为东坡先生去的应是兜率内院极乐世界,(极乐世界有多种,西方极乐世界,东方药师琉璃世界,兜率内院极乐世界,莲花生大士的极乐世界等等),兜率内院极乐世界距离我们这个世界相对不远,时间上相对短些,将来可以在弥勒佛教化下成道,可再返人间度脱众生,禅宗和藏地格鲁派的很多大德和传承弟子都发愿往生兜率天,是度脱众生心愿悲切故,当然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也是最为稳当的殊胜法门,无有高下。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东坡先生书法
 
据说苏东坡的后身是明朝湖北省公安县的袁宏道。袁家兄弟三人都中了进士,精于诗文,史称“三袁”,是晚明文学界“公安派”的开创者和领袖之一。 

袁宏道一生,悟性锐利,才华不凡,修行沉稳,埋头办道,少了苏东坡的锋芒毕露。因习禅无所获后,开始由禅入净。袁宏道著有《西方合论》一书。该书气势澎勃,融摄华严、天台诸宗妙行,归趣净土,受到了莲池大师的高度赞赏,又被藕益大师收入《净土十要》之中,成为净宗的传世论著。 


元音老人说东坡先生后世转生为憨山大师
达摩所传第二代祖师神光大师,就是在妓院酒楼里锻炼身心。别人说他:“你是个和尚,怎么还往妓院酒楼里跑?”他说:“我到这里是来炼心的,看看我的心还动不动。”所以这才是炼真功夫。当然净土宗人把禅宗说的这么不好也不对,因为这样一说别人就无心学禅宗了。其实禅宗的立足点和净土宗不同。禅宗假如真的见到本性,纵然习气未了,也只需七升天上七到人间就能了了。他会上上升进,不会再到三恶道中,这就很好啊!现在有人讲:“五祖戒,草堂青。”意思是说五祖山的戒禅师虽然开悟了,但并没有了生死,再投胎就是苏东坡。并说苏东坡娶了几个老婆,也不能出家修行。其实苏东坡还是不错的,他并没有忘记修行。他是又修道又修佛,也很用功啊!他做了很多诗词歌赋都是与佛法有关的。据说他再转身投胎就是憨山大师了,这不是很好吗?所以禅宗有禅宗的不同,不要再彼此诽谤,应当互相赞叹才好,因为各有各的缘份,各有各的根基。就像我们吃东西,你喜欢吃甜的,他喜欢吃辣的,各有所好。所以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东坡夜游承天寺

憨山大师自证著作《梦游集》 示灵洲镜上人 篇

  余昔游海门。登妙高峰。入无际三昧。入棱伽室。睹东坡老人。代张方平手书棱伽经。与佛印禅师留作金山常住。是时举身毛孔。熙怡悦豫。如春生百草。不自知其所以然也。及后览教乘印证。乃知为习气横发于中。熏然不自觉耳。自尔行脚云水闲。此海阔天空虚明昭旷之境。时时如大圆镜。悬于眉睫闲也。顷为幻业所弄。直走瘴乡。舟行过曹溪口。下浈阳峡。经小金山。而抵羊城。未暇登眺。戊戌秋日。始得览其胜。与镜心上人。过东坡堂。读悟前身诗。又爽然自失。恍然若睹旧游。是知天地一幻具。万法一幻丛。出没一幻迹。死生一幻场。江山一幻境。鳞甲羽毛一幻物。圣凡一幻众。尔我一幻遇耳。


部分文章转自     学佛网 http://www.xuefo.net/nr/article7/72970.html    

 许外芳 论苏轼的净土信仰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e7f0a70100h4g3.html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苏东坡书法




另付 萧然 著

苏东坡转世

http://read.dangdang.com/content_1108751?ref=read-2-D&book_id=9601

  记得去年见陈兵教授也谈到苏轼,他告诉我苏轼是吕纯阳的转世。今年,他终于又告诉我苏轼今在何处。我不由地想到苏轼这首《水调歌头》,看来九百多年前客死于异乡的他,真的是“乘风归去”,“羽化登仙”了。

  今年中秋,月亮分外皎洁。

  古往今来,关于月亮的诗文不计其数。但不知怎的,今年的一轮明月,让我想到了苏轼。我曾经在多个场合说过,古今中外的所有文人中,我最推崇的就是东坡居士。无论诗文、书画还是佛道,东坡居士均有惊人的造诣,这多少让我辈有“穷其一生,也无法企及”的压迫感。

  中秋当天,自然而然吟起“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千古绝唱。我对妻子说:“你看苏轼这词,豪迈洒脱且不论,单这‘我欲乘风归去’中的‘归’字,旁人就难以写出。只有苏轼这种‘再来人’,才能发出天上‘今夕是何年’的感问。”

  很多文学评论者认为,苏词中对天宫的描写是浪漫的想象力使然,而我则不以为然。据说唐代就有人认为李白是“谪仙”,我想,苏东坡也应该如此,是仙人再来。

  我一直认为,像苏轼这类大家所拥有的,绝非是世俗能够理解的聪明。后来,看到苏轼“书到此生读已迟”的名言,更加深了我的感触。很巧,国庆节前去成都,再次见到陈兵教授,闲谈中又谈起苏轼。陈兵教授无意中说,此生他见过四次苏轼。我问何时何地,陈兵教授一一道来:有的是四十年前,有的是这些年,大多在夜晚,非睡梦中。有时会现身,有时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谈话内容各异,有的是提醒、指点,有的只是问候、叙旧。

  这样的谈话,旁人一定认为是笑话或干脆是胡话。但对于我们来说,讲的人淡淡地讲,问的人淡淡地问,看起来就像聊一段人间常事。因为我们彼此深信,这个世界并非我们看到的简单的三维空间。记得去年见陈兵教授也谈到苏轼,他告诉我苏轼是吕纯阳的转世。今年,他终于又告诉我苏轼今在何处。我不由地想到苏轼这首《水调歌头》,看来九百多年前客死于异乡的他,真的是“乘风归去”“羽化登仙”了。

  有趣的是,最近小半年来,只要不出差,我每天都在临写苏轼的《赤壁赋》。中秋之夜,想起阳寿六十六岁的东坡居士于舟楫中归去,突然觉得,这样的宿命其实早在他泛舟赤壁之时已经注定。你看:“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不正是暗示了若干年后的结局吗?

  对于文字,历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记得上学的时候,那个时代的教授们会教育我们,苏词豪放洒脱中,也有遁世逃避的消极。在多数人看来,苏轼自认为自己是天人下凡,不过是对现实不满的自我安慰。他热衷于参禅悟道,甚至钟情于炼丹,不过是仕途坎坷逼出来的。如今再看这样的观点,我会付之一笑。而已为天人的东坡看了后人如此评价,真不知会作何感想。

  的确,以今天正统的价值观,凡热衷黄老之术或释佛之学者,必是人生坎坷之结果。否则好端端的干吗要青灯伴黄卷?你看苏轼,纵然才高八斗,但一次入狱,数次被贬,不正是最好的印证?

  我以为,这种观点只看到表面而不明其里。能成大道者,一定是打小就会崭露其非同凡人之处。比如苏东坡,小时候的一首诗就有“日月何促促,尘世苦局束”的惊人之句。 

  其实有一句话很有道理:性格决定命运。所谓性格,广义说也包括人生观、价值观。一个骨子里最后要“乘风归去”的人,是不会在人世间流连忘返的。也正因如此,他们不会把凡人追求的东西太当回事。因此,按照现实的逻辑,这类人在尘世中“不得志”也就正常,因为他们骨子里并没有热衷于得尘世中所谓的“志”。

  正因为我们用尘世的思维理解着苏轼,因此一千年来,对他这类“谪仙”就有着太多的误读。而一千年后,我们面对的是一点也不比苏轼那个时代清净的社会,有着东坡居士这样非主流意识的人们,自然也会成为被继续误读的对象。这究竟是东坡之悲哀,还是众生之悲哀呢? 

  不过,我这几天倒是常常羡慕起陈兵教授,他能有宿缘见到羽化登仙的东坡居士,而我则不能。因此,我只好在这红尘撰此小文,遥问东坡居士:“地上已过九百年,天上君又增几岁?”最后,以中秋当夜写的一首小诗算作结尾。

中秋

万里碧空净, 一轮秋月白。 忽闻人语至, 疑是仙客来。 


苏东坡多次的神奇轮回转生(图)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苏东坡竹石图




  评论这张
 
阅读(22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