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准提护佑

心中心

 
 
 

日志

 
 

僧伽吒经(2)  

2017-01-16 11:13:16|  分类: 佛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僧伽吒经

 元魏优禅尼国王子月婆首那译

卷第一


尔时,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从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白佛言:“世尊,谤此法者,其罪多少?”

佛告一切勇:“其罪甚多!”
  时,一切勇菩提萨埵白佛言:“世尊,得几数罪?”
  佛告一切勇:“莫问此事!善男子,若有于十二恒河沙诸佛如来起于恶心,若有谤者,罪多于彼。一切勇,若于大乘起恼心者,如彼众生被烧燋然。”
  一切勇菩提萨埵白佛言:“世尊,如是众生,云何可救?”
  佛告一切勇:“譬如有人,刀断其头,使医治之,涂以石蜜、酥油诸药,以用涂之。一切勇,于汝意云何?如是众生,还可活不?”
  一切勇白佛:“不也,世尊。”
  “一切勇,又如有人,刀害不断,若得良医治之则瘥。彼人瘥已,知其大苦:‘我今知已,更不复作恶不善业。’一切勇,若善男子念布施时亦复如是,离一切恶,集诸善法,诸善具足。譬如死尸,父母忧愁啼泣,不能救护;凡夫之人亦复如是,不能自利,不能利他,无依父母。如是,如是,一切勇,彼诸众生临死之时,无所依止。一切勇,无依众生有二种。何等为二?一者、作不善业,二者、诽谤正法。如是二人,临死之时,无依止处。”
  时,一切勇菩提萨埵白佛言:“世尊,彼谤法者,生何道中?”
  佛告一切勇:“谤法之人入大地狱,在大叫唤地狱一劫受苦,众合地狱一劫受苦,烧然地狱一劫受苦,大烧然地狱一劫受苦,黑绳地狱一劫受苦,阿鼻地狱一劫受苦,毛竖地狱一劫受苦,睺睺地狱一劫受苦。一切勇,谤法众生,于此八大地狱,满足八劫,受大苦恼。”
  尔时,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白佛言:“世尊,大苦!大苦!我不能闻。”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何故不能闻? 此语甚可怖,
   地狱为大苦, 众生受苦痛。
   若造善业者, 则有乐果报;
   若造不善业, 则受于苦报。
   生则有死苦, 忧悲苦所缚,
   凡夫常受苦, 无有少乐时。
   智慧人为乐, 能忆念诸佛,
   信清净大乘, 不堕于恶道。
   如是一切勇, 本业得果报,
   作业时虽少, 得无边果报。
   种子时虽少, 得无量果实,
   植种佛福田, 能生果实处。
   智者得安乐, 乐于诸佛法,
   远离于恶法, 修行诸善法。
   若以一毫物, 用布施诸佛,
   八十千劫中, 巨富具财宝,
   随所受生处, 常念行布施。
   如是一切勇, 施佛得福深!”

  尔时,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白佛陀言:“世尊,云何修佛智慧?云何闻此法门增长善根?”
  佛告一切勇菩提萨埵:“若有人供养六十二亿恒河沙诸佛,施诸乐具;若复闻此法门者,所得福德,与前正等。”
  一切勇菩提萨埵白佛言:“世尊,云何善根满足?”
  尔时,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言:“功德如佛者,当知满足。”
  一切勇白佛言:“世尊,何人功德与如来等?”
  佛告一切勇菩提萨埵:“善男子,法师善根,与如来等。”
  一切勇菩提萨埵言:“世尊,何等是法师?”
  佛告一切勇菩提萨埵:“流通此法门者,名为法师。”
  一切勇菩提萨埵白佛言:“世尊,闻此法门,得何等福?书写读诵此法门者,得几所福?”
  佛告一切勇菩提萨埵言:“善男子,于十方面,一一方各十二恒河沙诸佛如来,一一如来住世说法满十二劫;若有善男子,说此法门功德,与上诸如来等。若有善男子,书写此经,四十八恒河沙诸佛如来,说其功德不能令尽,况复书写读诵受持!”
  时,一切勇菩提萨埵问佛言:“世尊,若读诵者,得几所福?”
  尔时,世尊说颂答曰:

  “读诵四句偈, 得此最胜福!
   如八十四恒, 诸佛所说法,
   读诵此法门, 得如是福德。
   如是诸功德, 言说不能尽!
   十八亿诸佛, 住世满一劫,
   十方一切佛, 常赞大乘法,
   善说此法门, 而无有穷尽。
   诸佛难值遇, 此法亦如是!”

  尔时,八十四亿天子至于佛所,合掌顶礼,白佛言:“善哉!世尊,如是法藏,愿住阎浮提。”
  尔时,复有十八千亿尼揵子,来诣佛所,白佛言:“胜也!沙门瞿昙。”
  佛告尼揵:“如来常胜!汝等住颠倒,云何见汝等胜?汝无胜也。汝等善听,今为利益汝等,为汝等说:

  “凡夫无慧乐, 何处得有胜?
   不知于正道, 云何得有胜?
   我视众生道, 以甚深佛眼。”

  尔时,尼揵子于世尊所,心生嗔恚。尔时,帝释捉金刚杵,以手摩之,用拟尼揵。时,十八千亿诸尼揵子,惶怖苦恼,悲泣啼哭。如来隐形,令其不见。
  尔时,诸尼揵子不见如来,悲泣颂曰:

  “父母及兄弟, 无能救济者!
   见旷野大泽, 空无人行路,
   彼处不见水, 亦不见树荫,
   亦不见人众, 无伴独受苦。
   彼受诸苦恼, 由不见如来!”

  时,诸尼揵从座而起,右膝著地,出大声言:“如来哀愍,愿见救济,我等归依佛!”
  尔时,世尊即时微笑,告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言:“善男子,汝往外道尼揵子所,为其说法。”
  尔时,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白佛言:“世尊,譬如须弥山王,小山无能出者。如是,世尊,于如来前,我不能说。”
  尔时,世尊告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善男子,莫作是说!如来有多方便。一切勇,汝往观十方一切世界,如来在何处住?于何处所敷如来座?一切勇,于尼揵所,我亦当自说法。”
  一切勇白佛言:“世尊,乘何神力?为以自神力去?以佛神力去也?”
  佛告一切勇:“汝以自神力去,还时以佛神力而来。”
  尔时,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从座而起,偏袒右肩,为佛作礼,即没不现。
  尔时,世尊为尼揵说:“生苦生恼,人生多怖,生有病苦,病有老苦,老有死苦,复有王难、贼难、水难、火难、毒难、自作业难。”
  时,诸外道心怀恐怖,白佛言:“世尊,我等于今更不忍生。”
  尔时,世尊说此法时,十八千亿诸外道等得离尘垢,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自身十八千亿,住于十地。大菩提萨埵,现菩提萨埵种种神力,或作象形、马形、师子虎形、金翅鸟形,或作须弥山形,或作老形,或作猕猴,或作华台结跏趺坐。十千亿菩提萨埵在其南面作,九千亿菩提萨埵在其北面,皆作如是神通变化。如来常在三昧,以方便力故,为众生说法。

尔时,如来知一切勇菩提萨埵自用神力去已,七日至华上世界。时一切勇菩提萨埵,以佛神力,屈伸臂顷来至佛所,到已右绕三匝,发清净心,合掌礼佛,白佛言:“世尊,我以一神力,至十方诸佛世界,见九十九千亿诸佛世界;第二神力,见百千亿诸佛世界;至第七日到华上世界,亦至不动如来世界。世尊,我至彼国,见九十二千亿诸佛说法;又见八十亿千世界,八十亿千诸佛,即日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我悉供养,复过而去。世尊,我即日至三十九亿百千佛国,见三十九亿百千菩提萨埵出家,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世尊,我悉恭敬礼拜,右绕三匝,复过而去。世尊,又于六十亿世界,见六十亿佛,我悉供养恭敬,礼拜而去。世尊,我见百亿世界,百亿如来入般涅槃,我亦供养恭敬礼拜,复过而去。世尊,我见六十五亿世界,诸佛正法灭尽,我心焦恼而怀悲泣,见天、龙、夜叉忧恼啼哭,如箭入心。世尊,彼佛世界劫火所烧,大海须弥悉皆烧尽无有遗余,我亦供养,复过而去。
  “乃到华上世界。世尊,我到彼世界,见敷百千亿座。世尊,见彼南面敷百千亿座,东西北方及以上下,各敷百千亿高座。世尊,彼一一座,七宝成就。一一座上,有一如来结跏趺坐,为众说法。世尊,我既见已,生希有心,问彼世尊:‘此世界者,名为何等?’彼佛如来即告我言:‘此世界者,名曰华上。’世尊,我礼彼佛,问其佛言:‘如来世尊,名号何等?’彼佛答我:‘号莲华藏,于此世界,常作佛事。’我复问言:‘此世界中无量如来,何者是莲华藏如来之身?’彼世尊曰:‘我当示汝莲华藏佛。’
  “尔时,诸佛悉隐不现,唯见一佛,其余座上悉是菩萨。我时礼佛。时有一座从地涌出,我于此座结跏趺坐。时我坐已,有无量座忽然而出,空无人坐。我问彼佛:‘此座何故空无人坐?’时佛世尊而告我言:‘善男子,不种善根众生,不得在于此会之中。’世尊,我时问彼如来言:‘世尊,作何善根,得在此会?’时佛告言:‘谛听!善男子,得闻《僧伽吒法门》者,以是善根得在此会,何况书写读诵!一切勇,汝闻《僧伽吒法门》故,得在此会。无善根人,则不能得见此佛国。’
  “尔时,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白彼佛言:‘世尊,得闻此法门者,得何福德?’尔时,莲华藏如来即便微笑。世尊,我时作礼,问彼佛言:‘佛何故笑,现希有相?’时莲华藏如来告一切勇:‘善男子,一切勇菩提萨埵得大势力。譬如转轮圣王,主四天下,于四天下种满胡麻。善男子,如彼胡麻,其数多不?’一切勇菩提萨埵白世尊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佛告一切勇:‘有人聚彼胡麻以作一聚。一切勇,有人能数知其数不?’一切勇菩提萨埵白彼世尊:‘不可数也!善逝,世尊。’时莲华藏如来告一切勇菩提萨埵:‘善男子,若胡麻等数诸佛如来,说闻经功德不能令尽,何况书写读诵!’
  “一切勇菩提萨埵白佛言:‘世尊,书写得何等福?’佛告一切勇:‘善男子,譬如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沙尘树叶草木,以如此等数转轮王。如是轮王,宁可数不?’一切勇菩提萨埵白佛言:‘世尊,不可数也!善逝,世尊。’佛告一切勇:‘善男子,听此法者,如是一切诸转轮王所有福德,不及此福。于此法门书一字者功德,胜彼一切轮王所有福德。如是,善男子,此法门者,摄于一切大乘正法,不得以轮王福德为喻。如是,一切勇,此法门功德,非譬喻说。如此法门,能示法藏,灭诸烦恼,燃大法炬,降诸恶魔,照明一切菩提萨埵之舍,说一切法。’”
  尔时,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白佛言:“世尊,行梵行者,甚为希有!何以故?世尊,如来行难得。”
  佛告一切勇:“如是,善男子,梵行难得。若行梵行,若昼若夜常见如来,若见如来则见佛国,若见佛国则见法藏。临命终时,其心不怖,不受胎生,无复忧恼,不为爱河之所漂没。”
  尔时,世尊复告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善男子,如来出世,难可值遇!”
  一切勇言:“如是,世尊。如是,善逝。如来出世,难得值遇!”
  佛告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言:“此法难值亦复如是。一切勇,若有得闻如是法门经于耳者,八十劫中自识宿命;六十千劫作转轮王;八十劫中作天帝释;二十五千劫作净居天;三十八千劫作大梵天;九十九千劫不堕恶道;百千劫中不堕饿鬼;二十八千劫不堕畜生;十三亿百千劫不堕阿修罗中,刀剑不伤;二十五千劫不生愚痴中;七千劫具足智慧;九千劫中生处端正,具足善色如如来身;十五千劫不作女人;十六千劫身无病恼;三十五千劫常具天眼;十九千劫不生龙中;六千劫中无嗔恚心;七千劫中不生贫贱家;八十千劫主二天下,极最无穷,受如是乐;十二千劫不生盲冥;十三千劫不生聋中;十一千劫修行忍辱。临命终时,识行将灭,不起倒想,不生嗔恚,见东方恒河沙等诸佛如来,面见南方十二亿佛,面见西方二十五恒河沙诸佛如来,面见北方八十恒河沙等诸佛如来,面见上方九十亿恒河沙诸佛世尊,面见下方百亿恒河沙等诸佛世尊。
  “善男子,彼诸世尊安慰其人:‘善男子,汝莫恐怖!汝已听受《僧伽吒法门》。善男子,汝见如是恒河沙等百千亿佛世尊不?’‘唯然,已见。’世尊告曰:‘此诸如来,故来见汝。’是善男子问言:‘我作何善,诸佛见我?’诸佛告言:‘善男子,汝在人中曾闻《僧伽吒法门》,是故诸佛故来见汝。’是善男子白佛言:‘世尊,我曾少闻,得如是福,况复具足受持是经!’彼佛告言:‘善男子,莫作是说!闻四句偈所有功德,我今说之。善男子,譬如十三恒河沙诸佛如来所有福德,闻此法门,福德胜彼!若有供养十三恒河沙诸佛如来,若有于此法门闻一四句偈,此福德胜彼,况具足闻!’”

佛复告一切勇菩提萨埵言:“善男子,若三千大千世界满中胡麻,以此胡麻数转轮王;若有人布施如是转轮王,不如布施一须陀洹。若施三千世界一切须陀洹所得福德,不如施一斯陀含。若施三千世界诸斯陀含,不如施一阿那含。若施三千世界诸阿那含,不如布施一阿罗汉。若施三千世界诸阿罗汉所得福德,不如布施一辟支佛。若施三千世界诸辟支佛所得福德,不如施一菩提萨埵。若施三千大千世界菩提萨埵,不如于一如来所起清净心。若于三千大千世界诸如来所生清净心,不如凡夫闻此法门,功德胜彼,何况书写读诵受持!一切勇,况复有人以清净心忆念此经!一切勇,于意云何?颇有凡人,能度大海不?”
  一切勇言:“不也,世尊。”
  佛告一切勇:“于意云何?颇有凡夫,以手一撮,能竭海不?”
  一切勇言:“不也,世尊。”
  佛告一切勇:“乐小法者亦复如是,不能听受如是法门。一切勇,若不曾见十八亿恒河沙诸佛如来,不能书写如是法门。若不曾见九十亿恒河沙诸如来者,不能闻此法门。若人曾见百千亿如来者,闻此法门不生诽谤。一切勇,若有曾见百千亿恒河沙如来,闻此法门能生净信,起如实想,不生诽谤。一切勇听,若有书此法门一四句偈,彼过九十五亿千世界,如阿弥陀国,彼人佛土,亦复如是。一切勇,彼诸众生,寿命八万四千劫。一切勇,若菩提萨埵、摩诃萨埵,于此法门闻四句偈诸众生,设使造五逆罪,教人随喜;若能听受一四句偈,所有罪业能令除灭。”
  尔时,世尊复告一切勇菩提萨埵、摩诃萨埵言:“往昔有人破塔坏僧,动菩提萨埵三昧,坏灭佛法,杀害父母,作已生悔:‘我失今世、后世之乐,当于恶道一切受苦,生大愁忧,受大苦恼。’一切勇,如是之人,一切世人所共恶贱,作如是言:‘此人失于世间、出世间法!’此众生于无量劫,犹如燋树不能复生。譬如画堂,不以燋柱而作庄严;此人亦尔,今世后世所至之处,人皆轻贱,打骂毁辱,不施饮食。彼受饥渴,打骂苦恼,自忆念言:‘我造逆罪,破塔坏僧。’作是思惟:‘我向何处?谁能救我?’作如是念:‘我当入山自灭其身,无人救我。’
  “尔时,彼人而说偈言:

  “‘我造不善业, 犹如燋木柱,
    今世不庄严, 他世亦如是,
    室内不庄严, 在外亦如是。
    恶因造恶业, 因之入恶道,
    后世受苦痛, 不知住何处?
    诸天悉闻我, 悲泣啼哭声,
    无有救护者, 必入于地狱。
    自作不善业, 自受苦痛报,
    我无归依处, 必受苦痛受。
    杀父母坏塔, 我作五逆业!
    我登高山顶, 自坠令碎灭。’

  “时,诸天告言:

  “‘莫去愚痴人! 莫作不善业!
    汝作多不善, 作已今悔过!
    杀害自身命, 必受地狱苦,
    寻即堕于地, 如被忧箭射。
    不以此精进, 而得成佛道,
    不得菩萨道, 不得声闻果,
    更起余精进。
    汝诣仙圣山, 往见大圣主,
    头面礼彼仙, 愿救苦众生,
    善作利益我, 惊怖不安隐。’

  “仙人闻告言:

  “‘汝坐暂时听, 惊怖苦不安, 当悔众恶业!’

  “仙人告言:‘我施汝食,汝可食之。愁忧苦恼,饥渴恐怖,世间无归,我施汝食,汝当食之。然后我当为汝说法,令汝罪业悉得消灭。’彼食讫已,须臾澡手,绕仙人已,前面胡跪。仙人问言:‘汝说作恶业?’答仙人言:‘我杀母、杀父、破塔,乱菩提萨埵三昧,坏灭佛法。’尔时,仙人告彼人言:‘汝作不善,造斯恶业,自作教人诸不善业,汝当忏悔!’尔时,彼人心惊惶怖,悲泣而言:‘谁救护我?我作恶业,必受苦报。’尔时,彼人长跪合掌,而作是言:‘我作恶业,自作教人,莫使我得不善之报!勿使受苦!愿大仙人,当见救济!我为仙人常作僮仆,所作不善愿令消灭。’尔时,仙人慰喻彼人:‘汝莫惶怖!吾当救汝,令受轻报。汝今现前听法,汝曾闻《僧伽吒法门》不?’白仙人言:‘我未曾闻。’仙人言:‘火烧之人,谁能为其说法?唯大悲者,乃能说耳!’


僧伽吒经(2) - 准提护佑 - 准提护佑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