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准提护佑

心中心

 
 
 

日志

 
 

一代大通靈者「馮馮居士」之死  

2017-04-21 17:57:47|  分类: 传奇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代大通靈者「馮馮居士」之死
作者:施寄青   

我在研究靈異之初,看了馮馮居士不少的書,他很早便不避諱的談他的通靈能力,他幫過不少人,也替許多不孕的夫婦求子成功,他們在喜獲麟兒後寄照片給他,他有幾百張嬰兒的照片。 

我雖從未體驗過他的特異能力,但從他的書以及受他惠的人口中,他應是我見識過的通靈人中功力最高的。 

他自幼坎坷,母親為人侍妾,他又是來路不明的私生子,乃其母被強暴後所生,他成長於國共內戰之時,很早加入軍隊,卻因逃兵而遭受白色恐怖之酷刑。 

受盡凌辱後,在美國人協助下,潛逃至加拿大。至加拿大後,他成了虔誠的佛教徒。 

他是一個天才,雖未受過多少年正規教育,卻是博覧群書,從自然科學到人文,從語言到音樂,全是無師自通,也因他博學多聞,很能掌握靈界訊息。 

只可惜他早活了四十年,除了受過他幫助的人外,不瞭解他的人都以為他是怪人或是精神有問題。連我今天公然談這些事,還有不少人批評我,認為我精神有問題,何況是他所處的時代。 

我在未經靈異之旅前也把他當成怪人,直到經歷過後,才知道他寫的很多東西都是真的,而且發人深省。看過他所有的書後,我對通靈事有了更多的瞭解。 

從他書中得知他自小吃素,力勸人不要殺生,過著十分清貧的日子,在加拿大嚴冬之際,家中無暖氣,到處去撿拾報紙柴火來燒。十分樂意助人。 

他為人服務不收費,但要對方捐給他指定的佛教團體,再將收據寄給他,他接到收據就會替捐款人辦事。 

他在加從未有過正式的工作,我很好奇他與他母親如何生活。他與母親相依為命,字裡行間充滿了對母親的愛戀。他終身未婚,在他要死的前兩年,他出了厚厚三本一套的書,書中寫他自幼到老的所有過程,書中坦誠自己是同性戀者。 

很多友人勸他不要出這套書,但他堅持要出,也許這些事藏在心中多年,已成了沉重的負擔,他年事已高,不能不一吐而快。 

我很佩服他的勇氣,他的書有點類似廬梭的《懺悔錄》。 

由於我寫《看神聽鬼》時引用他書中的資料,所以書成後,特別送到與他有聯絡的出版社,請出版社老板代轉。書中附有我的聯絡電話。 

他來台時打電話過來,我因赴日本而失之交臂。他在電話中跟我兒子暢談很久,他告訴我兒子我們會有相見之時。 

○○六年初冬,嘉義一位姓癸的教授來電邀請我到她所屬的扶輪社演講,她說因看過我的書,很希望能當面請教。 

她告訴我她跟馮馮居士很熟,她的兒子是馮馮居士替她求來的。所有的醫生都告訴她,她不可能生育。她千方百計找到馮馮居士,馮馮居士那時早已金盆洗手,不再服務了。 

馮馮居士起先拒絕,但經不起她苦苦哀求,便要她到美國去見他。 

她長途跋涉到他家,他家佈置簡單,案上只有一座小小的白瓷觀音,馮馮居士坐得離她遠遠的,要她跪在觀音前求。馮馮居士問她要男生?女生?她說她本人無所謂,但因丈夫是獨子,所以希望是兒子。 

她跪了十五分鐘後,馮馮居士說可以了,但她說她千里而來,她想跪久點,好讓神明知道她是誠心誠意。 

她回台後不久果真懷孕,馮馮居士交待她一些食物的禁忌,要她去抓一些草藥,她去抓藥時才知是很便宜的常見藥材。 

她的醫生根本不相信她懷孕,還以為她求子心切而精神出狀況,連她丈夫也認為她千里迢迢走美找馮馮居士求子是荒唐的事。 

當她懷孕後,她先生再也不敢說她腦袋有問題,孩子出生後,果真是個男孩。
她從此每個月供養馮馮居士,她稱馮馮居士為叔叔,馮馮居士若來台灣,她一定竭誠招待。 

她告訴我馮馮居士不久會回台,我本不想答應這場演講,因我久己不彈此調,但因認識她會有機會與馮馮居士見面,便答應下了。 

這次演講十分愉快,在癸的策畫下,讓我有賓至如歸之感。演講完到她府上聊天,她告訴我她跟馮馮居士結緣的經過。 

○○六年年底,癸突然打電話來說馮馮居士罹患癌症,回台就醫,但他不肯接受西醫檢查,她知道阿里山上有座寺廟的師父用另類療法治好癌症,所以送他到那座寺廟去療養,誰知他才去不了兩天便嚷著要下山,她希望我能到嘉義,隨她到廟中勸他安頓下來。 

因為癸看過我的《妖嬌美麗是阮的山》書中提到癌症患者一定要接觸大自然。 

兒子由於是馮馮居士的書迷,也很想認識他,於是我們便到嘉義,兒子還帶了一台頻譜儀送他,他也打算如馮馮居士手頭拮据,他願包個紅包給他。

當晚下塌癸家,癸告訴我們二○○六年三月間Π回台時還是個溫和的老者,可是這次回台,他完全變了一個人,脾氣十分執拗,完全不講理,疑神疑鬼,在她家住的期間,說要回台定居而且要買房子,她便陪著他到處看房子。 

他看了後先說要買,隔一天又變卦,他三不五時向他在台熟識的朋友告狀,說在她家吃不好,住不好,那些人還真以為她虐待他,讓她百口莫辯。 

她親眼抓到他撒謊,睜眼說瞎話,氣得跟他辯解,Π又顧左右言他。

他早已不是她以前認識的馮馮居士了。由於他不肯好好就醫,徵得他同意才送他到山上廟裡住。 

她想我住的地方有鄰居可以提供療養處,所以要我勸馮馮居士到南庄來療養。 

我直覺馮馮居士決不會到鄉下去,因為他怕寂寞。 

第二天,我們到阿里山上去看他,他一見我們來便抱怨不已,他說廟四週全是鬼,而且是日本鬼子,他根本睡不好,又冷的半死,上廁所還要走很陡的樓梯,差點没摔死他。的確,由於這座廟在日據時代是日本神社,廟後即墳場,埋了不少日本人。 

有一位師兄很仰慕他,放下工作來陪伴他,他對這人不但不感謝,反而把他呼來喝去的,不斷抱怨他,這位師兄好脾氣,逆來順受。 

他私下告訴我兒子,如果不帶他下山,他會走下去。 

癸只好掏錢給師父當成他那幾天的食宿費用,便把他接下山。

回到癸家中,我跟他閒聊,聊起我們共同認識的一家人,他剛赴加時曾在那家待過一陣子,他對他們没一句好評。 

癸教授本身擁有陰陽眼,會看到些有的没的,她告訴我,馮馮居士的母親三不五時在她家出没,嚇得她半死,她請馮馮居士跟他母親溝通,請她不要出來嚇人。 

由於他們母子感情太好了,即便陰陽兩隔仍糾纏不休。 

他講話尖酸刻薄,很愛抱怨,完全不像我得自他書中的印象。他還說他吃牛肉,對照他書中一再強調吃素的重要及好處,十分反諷。他給我們聽他譜的交響樂,也許我没音樂天份,聽不出什麼名堂。 

我在跟他談天時,頭皮一直發麻,兒子身上一直寒毛豎立,直到跟他分手為止。 

之後,癸告訴我們,他不滿意她的安排,便搬到台北,由平日供養他的人出面替他租房子,還委託鄰居太太為他料理三餐,不多久,他們就發現他十分難纏,不停抱怨,才知錯怪了癸。 

我說他大限己至,為何不交待後事。 

癸本來以為他經濟狀況不好,直到他這次來台,才發現他十分富有,在夏威夷還有靠海邊的豪宅,價值至少兩百萬美元。 

他存款簿中還有好幾百萬存款,由於他一向哭窮,習於受人供養,一應費用都要朋友支付,那些人一直以為他窮,後來才發現他很富有。 

我問癸他那些財產日後留給誰?他在書中不斷要人看開世間名利,他為何老了還執著於世間財富? 

他從未工作過,版稅收入不豐,他怎會有錢?癸說她曾委婉問過,馮馮居士說是他投資股票賺的。難道說他因通靈而會選股嗎? 

其實他在癸教授家時,癸教授己看到他胸前有個男人,理平頭,身體很魁梧,兩隻腳卻細細的,腳上還有腳鐐,面容十分生氣。 

癸問馮馮居士是怎麼回事,馮馮居士要她不要亂說話。癸說:「如果他是你的寃親債主,你應好好跟他和解。」馮馮居士卻斥責她,要她少胡說。 

馮馮居士到台北後,癸去醫院看他,他要她趕快回去,她知道他怕她說出這事來。癸問我他為何不肯面對這事,我說也許他在受白色恐怖酷刑時,吃不住而出賣對方,導致對方送命,不過這純屬我的猜測。 

癸問我可以勸勸這正性情大變的馮馮居士嗎?我告訴她我無能為力,他對佛教經典嫻熟,自己又是大通靈者,生平幫多少人處理過陰陽兩界間的事。他有什麼不明白的?我絕對勸不動他。 

兒子把他自己書中提及的一個故事影印下來,要我去看他時帶給他。 
這故事是說一個老和尚十分貪財,終日聚斂,後來生病要死,他的弟子求馮馮居士出手救他。馮馮居士告訴老和尚要散財才能得救。老和尚死也不肯,最後死了。一個人貪財至此地步,令人感嘆,人死了什麼也帶不進棺材。

不意他快死前竟與老和尚一樣,他每次說要立遺囑,等照顧他的人到齊後,他又說東說西,不談主題。 

大家也不好逼他,最後是不了了之。他還交待死後要建他的紀念館,他的東西包括那台頻譜儀都要陳列在紀念館。 

他至死都看不開名利。說實話,他早年因通靈事蹟太神奇,曾聲名大噪過,如今早已没多少人知道他。我若是他,一定散盡家財給公益機構或是照顧他的佛教團體,但他卻始終不肯大方捐出。 

他在二○○七年夏天去世,由於他並未有清楚的遺囑,在美國的產業充公。還有一些居心叵測的人想繼承他的財產。 

C君曾問我是否要跟他談談,這世能為大通靈者,也是累世修為,他這世一直也在修行,為何到晚年功虧一簣呢?累世修行毁於一旦,太可惜了。 

我告訴他,我没這個能耐。 

我年輕時便看過他的書,一直無緣見到。直到他晚年快死前才有兩面之緣。他是我最好的殷鑑。 

一個大通靈者,道理說的頭頭是道,最後仍通不過名、利、財、情關,通靈又有何用?誠如一位朋友說的,不管有多大的神通,没有智慧和慈悲是無用的。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